关键字: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研究 >> 科研方向 >> 南太平洋岛国研究 >> 正文
南太平洋岛国研究

喻常森:中国企业在太平洋岛国投资的社会政治风险分析

2017-03-09

摘 要: 随着“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南线的开辟, 中国与太平洋岛国之间的经济合作与人文交流活动必将取得更大的发展。但是, 太平洋岛国分散, 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发展差异性较大。过去, 学术界对这一地区关注不足, 导致相关研究成果比较缺乏。本报告将聚焦于中国企业在太平洋岛国投资活动过程中可能面临的各种问题和风险, 特别是社会政治风险做一个前瞻性的分析。本报告将借用学术界对海外投资社会政治风险分析路径, 建构一种适合太平洋岛国特点的风险评估框架,并初步提出相关应对建议。

  

关键词: 社会政治风险 太平洋岛国 中国投资

  

随着企业国际化程度加深, 中国成为对外投资大国。但是, 由于国际经营管理环境错综复杂, 中国企业境外直接投资活动面临许多不确定因素甚至风险, 致使部分企业遭受了无法挽回的损失。因此, 如何防范企业境外投资的各种风险问题, 不仅成为企业自身发展必须解决的问题, 也已成为国家实施“一带一路” 的关键。

根据中国国务院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于2015 3 28 日联合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的重点方向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印度洋, 延伸至欧洲;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南太平洋。因而, 开展对南太平洋地区投资环境的研究刻不容缓。

国内学术界对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风险问题的综合研究, 包括风险分类和风险防控体系的建构两个方面。①在海外投资风险分类方面, 王辉耀、孙玉红、苗绿在《中国企业国际化的风险与防范》一文中认为, 根据风险来源划分, 企业国际化风险可以分为外部风险、内部风险与交易风险三大类。①李英、于迪在《国际投资政治风险的防范与救济》一书中认为, 从风险的性质划分, 国际投资风险主要包括政治风险、商业风险和法律风险。②李福胜等在《中国境外投资环境与社会风险案例研究》一书中认为, 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风险可以分为“传统风险” 和“非传统”两大类。其中, “非传统风险” 主要集中在环境、社会、冲突风险方面, 涉及国家安全审查、贸易摩擦、外交、法律、战争、制度、少数民族、文化、宗教、地缘政治等方面。③②在风险防控体系建构方面, 王辉耀、孙玉红、苗绿在《中国企业国际化的风险与防范》一文中, 将中国企业国际化外部风险体系分为十大指标, 26 个一级指标因子和122个二级指标。据此制作出企业国际化风险等级严重性矩阵。④ 林竹芳、李孟刚、季自力合著的《中国海外投资风险防控体系研究》一书, 在借鉴国际著名风险管理顾问费利克斯·克洛曼系统结中国企业在太平洋岛国投资的社会政治风险分析构观点基础上, 提出了海外投资风险模糊控制系统模型。①

本报告将建立在国内外学术界已有研究成果和相关资料的基础上, 选择我国学术界过去未给予足够重视的太平洋岛国地区作为研究重点。鉴于太平洋岛国地区的政治、社会和环境等领域的非传统风险(在本文中主要指社会政治风险)问题相对突出, 本报告将致力于建构太平洋国家投资的非传统风险分析模型并提出相关建议。本报告的结构包括三个部分:首先分析太平洋岛国总体投资环境, 其次, 介绍中国在太平洋岛国的投资历程和最新发展动向, 最后设计太平洋岛国投资的非传统风险分析框架。结论部分提出了有效规避投资风险的若干建议。

一 太平洋岛国总体投资环境分析

1. 太平洋岛国基本情况太平洋岛国有时被称为南太平洋岛国, 属于大洋洲。目前, 该地区共有14个独立国家。此外, 还有一些美国、法国的海外领地, 如美属萨摩亚、法属波利尼西亚、新喀里多尼亚等。整个太平洋岛屿国家和地区共有约25000个大小岛屿和1200 种语言。② 按种族和文化的相似性, 可以划分为美拉尼西亚(西南部区域群岛)、密克罗尼西亚(北部偏西区域群岛) 和波利尼西亚(东南部区域群岛) 三大部分。按照独立的时间先后, 14个太平洋岛国分别是萨摩亚(1962)③、瑙鲁(1968)、汤加(1970)、斐济(1970)、巴布亚新几内亚(1975)、所罗门群岛(1978)、图瓦卢(1978)、基里巴斯(1979)、马绍尔群岛(1979)、瓦努阿图(1980)、帕劳(1994)、密克罗尼西亚(1986)、库克群岛(1989, 目前为非联合国会员国)、纽埃(2006,目前为非联合国会员国)。其中, 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有斐济、萨摩亚、巴布亚新几内亚(简称“巴新”)、瓦努阿图、密克罗尼西亚、库克群岛、汤加、纽埃8 个国家。

太平洋岛国大部分是小国甚至是微型国家。其中, 面积最大的是巴布亚新几内亚, 陆地面积为462840 平方千米。面积最小的是瑙鲁, 陆地面积仅为24 平方千米。但是,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确立的群岛原则, 这些国家均拥有200 海里的专属经济区, 极大地弥补了陆地面积过于狭小的缺陷。与此同时, 受国土面积狭小以及资源、气候、交通、医疗等条件限制, 这些国家人口相对较少。在14 个独立的太平洋岛国中, 人口最多的是巴新,2014 年人口总量为6552730。人口最少的国家是瑙鲁, 人口仅有10700 人,是真正的小国寡民状态。而在纽埃, 2014 年的常住人口只有1311 , 另有1. 2万人居住在新西兰。人口超过10 万的国家依次是巴新、所罗门群岛、斐济、瓦努阿图、萨摩亚、基里巴斯、汤加和密克罗尼西亚。太平洋岛国总体经济发展比较落后, 有的国家属于联合国划定的最不发达国家。有关太平洋岛国的基本情况参见表1QQ图片20170308195306.png    

太平洋岛国社会经济发展相对滞后的原因, 主要是地理破碎性和文明的后发性。由于太平洋岛国远离欧亚大陆的文明中心地带, 18 世纪中期被西方殖民者“发现”的时候, 这一地区基本上处于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过渡阶段, 至今部落社会印记仍然十分明显。成为西方列强的殖民地以后, 这些国家开始步入文明社会轨道。20 世纪60 年代以后, 太平洋岛国开始摆脱西方殖民地地位而独立建国。但是, 由于自身条件限制, 发展水平较低, 太平洋岛国的发展和建设任务仍然非常繁重。

2. 政治环境

太平洋岛国在独立建国以后, 受原来宗主国的影响, 基本上选择了西方议会制度或者君主立宪制度作为国家基本政治结构模式。作为议会制度的重要支柱, 大部分太平洋岛国初步组建自己的政党制度。政党“在现代化的政治系统中提供合法性和稳定性,与传统社会中的制度遗产则是反比关系”。① 议会政治的基本特色是定期举行大选, 多党轮流执政。但是, 由于大部分岛国进入现代化进程较晚, 政党政治发育并不完善。有些国家有选举之名, 但无政党轮替之实。QQ图片20170308195449.pngQQ图片20170308195822.pngQQ图片20170308195912.pngQQ图片20170308195948.png    

从表2可以看出, 除帕劳外, 其余所有13 个太平洋岛国均采取一院制。而实行君主立宪制的国家, 除汤加外, 其余均为英联邦国家, 如巴新、所罗门群岛、纽埃、库克群岛, 这些国家名誉上尊崇英国女王为国家元首, 设总督代行职责。

在军事和安全方面, 只有部分太平洋岛国拥有自己的国防军队和警察队伍, 如斐济和巴新, 在本地区是属于实力最为强大的国家。斐济的军队由正规军和后备军组成。军队编制为45882人。其中, 海军11200 , 装备有45艘各类舰艇和巡逻船。空军18800 , 装备作战飞机100 多架。斐济先后派遣士兵和警察参与中东、科索沃、东帝汶、巴新、所罗门和黎巴嫩等维和任务。巴新作为最大的岛国, 国防军人数仅为2000 , 主要依靠澳大利亚的帮助, 并与澳大利亚签有防务合作协议, 澳每年向其提供约4000 万澳元军援, 并提供军事培训。至于美国的自由联系国密克罗尼西亚、马绍尔群岛和帕劳三国, 国防安全事务全部委托美国。库克群岛和纽埃是新西兰的自由联系国, 与新西兰签订有安全防务协定, 如库克群岛不设军队, 委托新西兰协防,全国只有110 名警察, 且不佩带枪支。  

3. 经济环境

太平洋岛国均属于发展中国家, 经济发展水平相对比较落后, 有的甚至属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行列。如联合国《2014 年最不发达国家报告》中, 就有基里巴斯、所罗门群岛、图瓦卢、瓦努阿图4 个太平洋岛国属于最不发达国家。由于受到交通运输、通信、教育等基础设施不足, 以及劳动力、资源、资金和技术等条件的限制, 部分岛国经济增长乏力。根据最新数据, 2014 年GDP 增长最快的国家是瑙鲁为12. 6 , 巴新为8. 53%,帕劳为7. 95 , 斐济为6. 94% 。其余岛国经济处于低增长或者负增长状态。

在产业结构方面, 太平洋岛国基本上以资源开发和加工业为主。如巴新, 由于资源丰富, 农业、有色金属、石油和林业是经济的支柱产业。其中, 农业可耕地面积占全国土地的5, 农业人口占全国人口的85%。渔业方面, 目前, 巴新捕鱼区已扩大至240万平方千米, 渔业资源丰富, 是南太平洋地区第三大渔区, 盛产金枪鱼、对虾和龙虾。金枪鱼年潜在捕捞量30万吨, 目前年捕捞量约20 万吨, 占世界捕捞量的10%及南太地区的20% ~30%。斐济是太平洋岛国中经济实力较强、经济发展较好的国家。渔业、森林资源丰富, 有金、银、铜、铝土等矿藏。制糖业、旅游业是国民经济支柱。由于斐济处于太平洋岛国的枢纽位置, 空运和水运较为发达。此外,海洋旅游业已成为太平洋岛国经济新的增长点, 斐济旅游收入是斐最大的外汇收入来源。2014 年旅游收入达14. 04 亿斐元, 游客人数达69万人次,全国约有4 万人在旅游部门工作, 占就业人数的15% 。旅游业是萨摩亚主要经济支柱之一和第二大外汇来源。汤加具有较有特色的历史文化传统和旅游资源, 旅游业是汤政府力图大力发展的经济行业之一, 被视为增加民众收入和解决就业的新的经济增长点。但由于开发能力有限, 旅游业尚未实现快速发展。巴新旅游资源丰富, 开发潜力较大, 每年接待外国游客约7万人次。

大部分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水平较低, 自身财政收入不足, 主要依靠外来援助平衡财政赤字。如巴新2014 年财政收入为126. 74 亿基那。2015 年政府预算总额为161. 99 亿基那。截至2014 , 巴新外债为37. 20 亿基那。①汤加20152016 财年预计外援总额约2.33 亿潘加(含国际现汇财政援助6600 万潘加), 约占汤加该年度预算的50%,② 被世界银行列为“高风险”国家。

对多数太平洋岛国来说, 实现自身的经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 仍然是当前和今后的主要任务。而经济增长的具体目标是增加可持续的贸易(包括服务)和投资; 提高基础设施发展的效率以及在公益设施的供给上进; 扩大私营部门的参与并使之为发展做出贡献。① 在经济可持续发展方面,主要任务是加强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和环境保护之间的整合和协调, 逐步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环境效益的统一。②

4. 社会文化环境

太平洋岛国分布在辽阔的太平洋中部和西南部, 如前所述, 按照人种和文化属性, 其土著居民可以分为美拉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和波利尼西亚三个群体(参见表4)。但是, 这三大文化圈并不是绝对的, 它们之间有一定的亲缘和交叉关系。同时, 三大文化圈内部的社会文化之间也存在一定的差别, 尤其是在密克罗尼西亚和美拉尼西亚。

从人口结构来看, 除了土著居民外, 由于殖民地历史和现代移民迁徙,太平洋岛国拥有多样化的外来族群。在有的国家, 外来族群所占比例较高,如斐济, 根据2007年人口统计数据, 总人口中斐济族人占56. 8, 印度族人占37. 5, 其他族群(包括罗图马人、华人、欧洲裔人和其他太平洋岛国人) 5. 7%。目前, 在斐济的华人华侨共有8000 人。③ 巴新人口按政治地理概念, 又可分为巴布亚人和新几内亚人两大部分, 巴布亚人是指巴新本土南部及东南部各省居民, 约占全国人口的35%。新几内亚人包括巴新本土北部和沿海各岛屿居民。

在语言上,由于岛国地区居民分散, 整个太平洋岛国地区使用多达1000 多种语言, 平均六七千人使用一种语言。除法属海外领地使用法语外,大部分岛国的官方语言为英语。太平洋岛国在进入现代化社会以前, 基本上属于原始社会向私有制社会过渡时期。许多国家呈现出二元社会结构, 即在广大的农村和海岛地区仍然盛行部落制度, 而中心城市则拥有完全不同的现代的社区文化。

由于自中世纪后期开始, 除汤加外, 太平洋岛国成为西方殖民地,在宗教和文化上深受欧洲传统文化影响。在宗教方面, 太平洋岛国基本上属于基督教文化圈。如巴新95% 居民信仰基督教和罗马天主教, 此外, 路德教、联合教、传统拜物教也有一定影响。教会在当地影响很大。宗教对斐济社会文化生活也有着重要影响, 53%的人信仰基督教, 38%的人信仰印度教, 另有部分人信仰伊斯兰教(8%)、锡克教(0. 7%)。① 受宗教信仰影响, 绝大部分岛民心态平和, 对人友好, 幸福感普遍较高。尽管物质生活并不丰富,自然条件也并不优越, 岛民们却尽情享受“太平洋方式” 的慢生活。

与此同时,太平洋岛国地区如同世界其他国家一样,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阶级分化,全球化和外来文化的冲击, 本土化和外来文化在融合过程中也正经历着不断的调适和融合过程。特别是在一些中心城市或者城乡接合部, 伴随着社会转型, 失业人口增加, 社会治安问题也比较严重, 从而打破了往日的祥和与宁静。

二 中国与太平洋岛国投资关系的发展

进入21 世纪以后, 中国政府非常重视开展对南太平洋国家的经济外交, 力图通过对外援助、经济技术合作, 双边自贸协定等途径, 深入参与地区一体化进程。中国对太平洋岛屿国家的投资主要分布在资源开发、农业、基础设施、海洋渔业、服务业等领域。随着这些国家纷纷制定“北向”政策, 中国正在实施的“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建设获得了较为有利的条件。

近年来, 太平洋岛国已经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开展海外投资的热点地区之一。① 根据《中国商务年鉴》统计, 2005 201410 年间, 中国累计向太平洋岛国直接投资总流量为7. 53 亿美元。其中, 投资目地主要是巴新(3. 87 亿美元), 其次是萨摩亚(2.25 亿美元) 和斐济(1. 32亿美元) (参见表5)。

据中方统计, 截至2013 9 , 中国对岛国投资企业近150 , 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达10 亿美元。② 到2014 , 中国对太平洋建交岛国(不含纽埃) 共计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存量总数为90170 万美元。按照投资大小依次排列为巴布亚新几内亚(46002万美元)、萨摩亚(22308 万美元)、斐济(11998 万美元)、瓦努阿图(6981 万美元)、密克罗尼西亚(1162万美元)、汤加(721 万美元)、库克群岛(7 万美元) (参见表6)。

中国对太平洋岛国投资主要分布在资源开发、海洋渔业、房地产、服务业等领域。中国投资方主要为中央国有大中型企业、地方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巴新是中国在太平洋岛国投资的一个主要目的地, 中国已在巴新投资多达20 多亿美元,居中国在该地区投资之首。中国在太平洋岛国投资最大的项目是巴新的拉姆镍矿, 该项目预计总投资103 亿元人民币(约合14 亿美元),设计年产镍31150 , 3300 , 矿山开采时间为20 30 年。该项目由中冶集团主导投资, 2006年底开工建设, 201212月正式投产。① 其次是斐济, 2013 , 共有30 余家中资企业在斐拓展业务,涉及工程承包、渔业、农业、采矿、旅游、通信、制造、房地产等多个领域, 累计投资额达1. 2亿美元以上, 为当地增加千余个就业岗位。其中, 中铁一局、中铁五局、中水电、葛洲坝等工程企业在斐承揽并完成了若干桥梁、道路、疏浚、给排水、水电站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水远洋、上海远洋等十几家渔业企业以斐济为基地, 在南太平洋海域进行金枪鱼捕捞作业。山东信发、天洁集团、苏州青旅、金世纪集团等企业在斐投资兴业。① 2014, 中国成为斐济外资第一大来源国, 约占当年斐济吸引外来投资额的45%。②

在工程承包方面, 中国企业积极参与各种类型的投标, 获得了可观的营业收入。据《中国商务年鉴》统计, 2005 年到2014 10 年间, 中国在大洋洲建交岛国累计工程承包合同金额高达491103 万美元(参见表7, 而且增长势头强劲(参见表6)。按照合同金额大小排序, 依次是巴布亚新几内亚(394163 万美元)、斐济(55709 万美元)、汤加(20698 万美元)、瓦努阿图(7451 万美元)、萨摩亚(6890 万美元)、库克群岛(4563 万美元)、密克罗尼西亚(1628 万美元)。

2014 , 大洋洲地区(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所有太平洋岛国地区工程承包新增合同份数204 , 新签合同金额约19. 9 亿美元, 完成营业额22. 5 亿美元, 派出2256 , 年末在外人员3885 人。整个大洋洲地区(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整个太平洋岛国地区), 2014 年末, 由于对外投资、工程承包, 以及参加其他劳务合作的中国外派人员共计11715 人。①

而参与太平洋岛国工程承包的主要是中国中央和地方的国有大中型企业。例如, 2012年以来, 在巴新的工程招标中,中国海外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中国港湾工程责任有限公司分别从众多竞争者中胜出, 中标高地公路项目、两个机场的新建及升级改造, 莱城港潮汐码头工程项目等。中铁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江苏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中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也在当地积极参与基础设施领域建设, 包括酒店、公寓、办公楼、污水处理工程等。其中, 中国港湾进入巴布亚新几内亚市场是从20123 26 日在巴新签署的第一个项目巴新莱城港潮汐码头扩建工程, 签约合同金额7. 34 亿基纳(折合3.19 亿美元)。合同工期30 个月。20125 8 日开工, 201411 7 日完工。项目投入劳动力超过1000人(其中中方员工357 人),投入绞吸船、200 吨履带吊等大中型船机61 台/ 套(共计超过7000 万美元)。② 作为广东省著名的国有建筑企业, 广东建工对外建设有限公司自2005 年起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开展对外承包工程, 按照资金来源有以下几种类型: 第一类是执行中国政府无偿援助的成套建设项目, 包括位于东新不列颠省的援巴新沃达尔大学宿舍项目、位于莱城的援巴新莱城理工大学数学与计算机教学楼重建项目、位于首都的援巴新总督府办公人员住宅和总督接见大厅修缮项目;第二类是巴新政府资金项下的建设工程项目, 包括位于巴新西部省的莫海德小学扩建项目、莫海德地区农村饮水打井项目、莫海德地区农村太阳能照明项目, 位于东高地省的戈洛卡大学学生宿舍(一期) 扩建项目, 这些项目的资金来源为巴新政府财政拨款, 由巴新招标委员会公开招标; 第三类是中国政府优惠贷款项下的建设工程项目, 如目前在建的戈洛卡大学学生宿舍(24 期) 扩建项目, 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长期低息优惠贷款, 该项目是中国政府在巴新实施的第一个优惠贷款项目, 也是中国国家领导人2009 年出访巴新取得的双边合作重大成果(项目于20122月开工建设, 进展顺利, 已于2014 年竣工); 第四类是其他国家政府对巴新的援助项目, 如目前在建的戈洛卡大学产科学校项目, 由澳大利亚政府出资无偿援助, 新西兰公司负责设计, 广东建工对外建设有限公司负责施工。①

从过去十年来中国对太平洋岛国投资和工程承包总体情况来看, 发展趋势比较平稳, 投资空间相对较大。主要投资领域和潜力行业集中在工矿业和海洋渔业。与此同时, 工程承包在很大程度上由于与中国对太平洋岛国的发展援助捆绑较紧, 发展速度也比较快。但是, 中国大规模投资也引起当地舆论和国际社会的担忧, 关于中国对太平洋岛国投资的资源掠夺性质、破坏环境以及劳工条件恶劣等的报道也时常出现, 这些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中国的形象, 应引起足够注意。②

三 中国企业在太平洋岛国投资的社会政治

风险分析框架

近年来, 中国企业在国家“走出去”政策激励和推进“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建设倡议下, 纷纷前往太平洋岛国寻找商机。太平洋岛国不仅拥有丰富的海洋资源和矿产资源, 而且在基础设施建设、绿色农业、旅游和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领域有较大投资空间。从某种意义上讲, 对中国企业来说, 太平洋岛国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后一片投资和经济合作的处女地。

但是, 与中国的近邻和发达国家相比, 大洋洲和太平洋岛国具有非常不同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投资环境。中国企业想在南太平洋地区顺利开展经济活动, 有必要深入了解该地区存在的各种风险, 特别是政治风险、法律风险、社会风险、文化风险和环境风险五大风险, 并提前做好相关预案。本报告旨在总结已有经验教训的基础上, 进一步指导企业趋利避害、化危为机。

本报告在参考相关学者的研究成果的基础上, 拟立足于上述五大风险, 尝试建构中国企业在太平洋岛国投资的非传统风险评估体系。其中,每项一级指标赋值最高为20 , 每个一级指标下设若干二级指标,逐一根据东道国表现, 进行赋值, 数值范围为0 10, 5 项指标总分最高为100分。分值越高, 风险越大。通过计算加总, 列出风险严重性矩阵。从而推断得出中国企业投资太平洋岛国的风险程度排序, 相关评估要素及权重参见表8

1)政治风险因素包括政局稳定性和对华关系两项一级指标。政局稳定包括长期稳定、周期性动荡、政变可能、国内外有强大的反对力量四项二级指标。其中, 大部分太平洋岛国政局相对比较稳定, 政变的可能性不大。例如, 斐济在2014 年全年大选后, 政局稳定, 2015 1 , 标准普尔和穆迪公司给斐济的主权债务评级为B B1, 评价分别为“正面” 与“稳定”。① 但是, 由于大部分太平洋岛国采取西方民主制度, 选举期间不排除周期性政治风波, 从而触发短期政治动荡。巴新、汤加和所罗门群岛在选举期间曾经发生政治动荡。对此, 中国投资者要保持应有的警惕。除个别国家外, 大部分太平洋岛国的国内政治反对派并不强大。此外, 对中国投资者来说, 主要政治风险可能来自中国与太平洋岛国外交关系方面。在太平洋岛国地区中国尚有6个非建交国。这6 个国家均与中国台湾地区保持所谓“邦交” 关系。由于与中国没有外交关系, 没有签署双边投资保护协定, 中国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前往投资可能存在一定困难。民进党在中国台湾地区二度执政, 中国与太平洋岛国关系面临变数。

2)法律风险包括法制健全程度、官员廉洁程度、土地权属。为了吸引外来投资, 太平洋岛国制定了外来投资和保护法律及相关条例, 给予投资者一定的政策优惠。但是, 由于各方面的原因, 执行的力度各不相同。太平洋岛国普遍存在政府治理不善、少数政府官员和公务人员存在权力寻租问题, 官员廉洁程度不高。另外, 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权限划分不太明确,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投资项目的落实。对外来投资者来说, 最大的问题可能还是岛国土地制度方面的问题。在巴新, 这个问题最为突出。据说, 巴新97%土地被各个部落占有, 部落享有传统土地权, 他们的世袭领地不会轻易给外国投资者使用。只有3%土地归政府所有, 可以用于开发建设, 外国投资者可以向政府租用土地, 租期为99 年。① 斐济92%的土地依法只能出租,不能买卖。汤加土地归属权比较复杂, 有的归政府所有, 有的归贵族所有,有的归农场主和私人所有。

3)社会风险包括治安状况、民族主义情绪和恐怖主义活动情况。大多数太平洋岛国居民信奉基督教, 与人为善, 加之传统上私有财产观念薄弱,竞争意识不强, 几乎生活在与世无争状态。因而, 治安状况总体良好。但是,在少数大城市聚集了一批农村流民和失业者, 受现代化快速发展的影响, 他们处于社会的边缘, 这部分人往往对政府和有产阶级包括外来投资者和游客怀有不满情绪。这种情绪一旦因某种突发事件爆发, 可能会对外来投资者构成威胁, 甚至不排除爆发针对外国投资者和游客的大规模群体性暴力事件的可能。历史上, 汤加、所罗门群岛和巴新都发生过针对华人的排外活动。近年来, 治安问题已成为巴新最为突出的社会问题, 不但在外岛有反政府武装活动, 即使在首都莫尔兹比港和莱城都经常发生抢夺凶杀事件。除斐济外, 大部分岛国族群关系比较单纯, 基本上是以土著居民为主, 民族关系比较和谐。

4)文化因素包括宗教信仰和文化传统。太平洋岛国尽管在大的类型上可以分为美拉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和波利尼西亚三大文化圈, 但是, 三者之间有很多相同之处, 最大的共性就是“太平洋风格” ——热情、开朗、善良、友好。基督教是岛国普遍信仰的宗教, 此外, 还有伊斯兰教、印度教和原始崇拜。不同教派之间基本上能够和平相处, 未见发生教派冲突事件。尽管太平洋岛国与中国文化差异性较大, 但是, 只要我们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特别是了解当地禁忌, 尊重当地的宗教信仰和民族自尊心, 双方是可以和平友好相处的。但是, 遇有选举或者其他突发事件, 或者经过别有用心的煽动,华人有可能成为攻击对象。历史上, 太平洋岛国曾经多次发生过类似排华事件, 必须引起足够的警觉。为此, 我们必须花大力气搞好与岛民的关系。

5)环境风险包括自然灾害发生的频度和居民的环保意识/ 环境保护政策。太平洋岛国分散在辽阔的西南太平洋海域, 环境非常脆弱。气候变化所引起的台风、海啸、海平面上升等都会对岛国社会经济发生产生重大负面影响。它们是地球上受气候变化威胁最大的群体———这些国家的平均海平面一般较低, 受气候变化影响显著, 海岸侵蚀加剧,极端气候灾害及由此引发的社会问题日益突出, 包括危及国家生存和发展的海平面上升问题。一些低洼的小国如图瓦卢、瓦努阿图、基里巴斯面临被海水淹没的危险。而位于赤道附件的国家, 容易受到龙卷风、热带风暴、干旱、水灾、地震和火山爆发等自然灾害的影响。气候变化还会对岛国的生物多样性造成严重威胁。① 近年来, 在政府和一些非政府组织的强力推动下, 岛国制定了比较严厉的环保法规, 居民的环保意识也越来越强。中国企业在投资岛国的时候, 遭遇过因环境团体的抗议严重影响项目进展的情况。②

总之, 中国企业在决定前往太平洋岛国投资兴业之前, 必须对岛国的政治、法律、社会、文化和环境方面存在的种种问题和风险做深入细致的了解, 做到知己知彼, 百战百胜。

结论与启示

进入21 世纪以来中国企业大举向海外进军, 取得了不菲的成绩, 但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教训。最大的问题是, 移植其他地方的经验, 甚至国内的做法,不免会走一些弯路, 甚至犯一些错误。太平洋岛国可能是最后一块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处女地, 那里拥有中国经济发展需要的资源, 特别是能源和海洋资源。中国应该好好经营, 树立一盘棋思想, 为此, 必须首先做好前期调研工作。根据本文对太平洋岛国投资环境和非传统风险的分析, 可以得出以下初步结论。

第一, 政治风险方面, 14 个太平洋岛国政局基本稳定, 建交岛国对华关系友好, 但不排除在特定时候出现政治动荡的可能性, 特别是在选举之年或者经济严重困难导致民众的不满情绪激增之时。

第二, 法律风险方面, 主要问题包括, 尽管有的法律比较健全,但是也有部分国家法制环境相对不佳, 特别是执法的效率普遍偏低。如同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 贪污腐败现象比较普遍。在太平洋岛国投资常常遇到的困难是土地权属复杂, 处置不当可能影响投资效益

第三, 社会风险方面, 大部分太平洋岛国族群关系融洽, 尚未发生大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 绝大部分国家社会治安状况良好。但是也有少数国家治安状况不佳, 甚至很差, 针对华人群体的暴力事件也时有发生。

第四, 文化风险方面, 尽管中国文化与岛国文化, 特别是宗教信仰方面差距较大, 但是只要相互尊重, 不至于形成文化冲突。

第五, 环境风险方面, 这是太平洋岛国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 源于岛国自然环境的特殊性和脆弱性。

鉴于上述分析, 为了确保自身安全和投资收益, 最大限度地规避投资风211大洋洲蓝皮书险, 建议中国企业投资者重点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

首先, 认真做好投资环境分析工作, 准备好各种预案。投资立项前, 先派人深入太平洋岛国做实地考察。依靠中国驻在国使馆商务处, 并与中国商会、岛国业界进行广泛接触。在充分了解情况后, 再制定和修改投资预案。中国政府, 特别是商务部和中国驻外使领馆, 要善加引导和协调。

其次, 充分遵守所在国的各项法律法规, 尊重当地风俗习惯。并及时关注社会动向, 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履行企业社会责任, 理解和支持岛国环境保护和绿色发展的合理关切。增加企业经营的透明度, 并尽量雇用当地人,妥善处理劳资关系。使中国的投资既能起到拉动当地的就业和经济发展的作用, 也能够促使普通老百姓在外来投资中获得实际收益, 做好民心相通工作。

最后, 加强社会公关工作, 特别是做好与当地政府官员、部落酋长、反对党领袖以及非政府组织领导者和新闻媒体的公关工作。培养对华友好群体、争取社会精英, 推动公共外交。

总之, 对大部分中国企业来说, 太平洋岛国既是神秘而美丽的海上乐园, 又是最后一片投资处女地, 只要善加经营, 一定大有可为。


上一条:周方银:特恩布尔与特朗普会面是否会调和澳美关系


下一条:朱锋:中菲仲裁案的判决结果将会改变南海局势吗

外交部政策研究重点合作单位 “一带一路”智库联盟理事单位 中国-东盟思想库网络广东基地  广东省软科学重点研究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