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研究 >> 科研方向 >> 南太平洋岛国研究 >> 正文
南太平洋岛国研究

傅琨成:南海仲裁案与两岸国际法的合作

2016-07-28

  

傅崐成: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厦门大学法学教授、南海研究院院长  

《中国海洋法学评论》主编

原文发表于国际法促进中心平台。

菲律宾提出南海仲裁案,挑战的是我们中国人的南海祖产。对此,两岸国际法学界大都义愤填膺。但是,一些不太了解国际法实情的朋友,可能还在西方传播媒体有意无意的误导之下,认为中国不接受这一仲裁程序,是不尊重国际法的做法。国际法促进中心(CIIL)的一群年轻法律人,秉持着对于国际法的热爱,积极发掘真相、研究法理,在很短的时间内,从海内外调集了丰富的材料,进行了慎密的研究分析,得出了不少可贵的心得。作为一个国际法的老学生,我是非常钦佩的。语云:英雄出少年。看到他们的努力,我和周边的一些老朋友们都觉得万分欢喜。

我们中国因为上个世纪的世界大战与激烈内战,迄今一直还处于两岸分裂分治的状态。虽然近几年来,两岸的交流不断,有关于国际法的合作研究,也一直在持续进行中,但是,随着台湾政府的更迭,一些令人担忧的事情,逐渐浮出了水面。其中之一就是:台湾当局还会不会继续捍卫南海的岛礁主权与丰富的历史性权利?  

我们知道,《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承袭了之前的海洋法原则,始终有着陆地控制海洋Land Controls the Sea)的法律原则。换言之,那些渺小岛礁的主权,正是我们两岸中国人民享有广阔海域内丰富资源与空间活动资格的基础。我们曾能轻易放弃?

我常常告诉西方的一些学者专家们说:我们中国人虽然主张了这些南海小岛礁的主权,对于近在咫尺的很多较大型的、土地丰美的、一直有其他国家人民居住的岛礁,却从来不曾提出任何权利主张。千百年来,中国海商、渔民、水师部队,不断来往于南海诸国之间;郑和七下西洋,百船舰队,经常出入南海;但是我们却从未留下任何殖民地。这种和平自持的态度,你们没有看见吗?这与西方所谓的国强必霸我来-我见-我征服的思想心态相比较,是何等的不同凡响!  

现在,由于南海丰富的海洋资源被陆续发现了;周边一些小国藉着中国前些年内部动乱的机会,开始偷偷窃占了不少我们的南沙岛礁。由于他们一直找不到丰富的历史证据,来证明他们的历史权利来源,于是在一些域外强国的支持之下,开展了所谓的国际仲裁程序,企图掩人耳目,一则让国际社会中一些仇华、惧华的外国政客,藉此平台,为他们发挥声援的力量;另则,企图创造出法律上的现况日,为将来永远占有这些岛礁主权的行动,制造出一个值得法律去维护的现况  

菲律宾是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但是,一些菲律宾的政客为了争取选票,也必须做出夺眼球的爱国行动。这是我们能理解的选举手段。但是,在他们的误导之下,菲律宾的人民似乎也逐渐忘却了昔日被殖民的惨痛历史教训。  

但,我们没有!  

我们中国人民对于百年伤痛的半殖民地身份,记忆犹新。我们对于惨无人道、杀我同胞千万的二战侵略者,记忆犹新。而且我们不准备忘却这惨痛的历史教训。我们永远不允许那一页血腥的历史,在中国重演、在韩国重演、在俄国重演、在意大利重演、在菲律宾重演!  

在台湾的国际法学会最近提出了证明南沙太平岛身份,保卫南海岛礁主权与周遭水域资源主权性权利的法律说帖,在国际社会上发挥了可敬的力量。这正是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国家身份与历史印记的缘故。  

二战结束之初,中国(当时是由中华民国代表整个中国)和美、英、法、俄等国家,联合推动建立了维持世界和平的联合国。我们曾经和西方国家一道,积极发挥力量,推动建设了国际法治的工作。可遗憾的是,现在一些西方国家的政客,已经忘却了他们的父亲们,当年与中国合作推动世界人类国际法治的理想。他们似乎也只能为着短期的选举政党利益,选择忘却国际社会需要法治的二战结论。他们似乎也已经选择忘却了成文国际法条约的严肃性与可预测性。  

现在,他们中的有些人说:中国不接受南海仲裁庭的强制管辖,就是不尊重国际法。他们中的有些人还恐吓说:中国如果不遵守仲裁庭未来的判断,后果将会很严重!  

今年三月七日,我在纽约大学法学院讲座时,曾经提到:200多年前,一群勇敢的人们,因为英格兰国王坚持说,你们不能因为自认为自己如此正确(so right),因此就站立在我的法院的向对面;于是这些人就宣布了《独立宣言》。美国的一些法学家不能只允许、颂扬自己的祖先勇敢面对权威的错误,却强迫其他人民接受权威的错误,否则就认定其他人民是无视法律的恶徒。

我们知道,法院也是会犯错的。如果我们是如此正确(so right),我们有权利和义务,为了我们自己以及人类子孙的未来,勇敢地站出来,大声告诉法庭说:我是如此正确,而你错了,所以你必须修正错误!  

事实上,一个自始草率组成的临时性五人仲裁庭,正打着法律的招子,企图扭曲、改变170多个联合国会员国,经历9年艰苦会商,所完成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内容。企图创造世界先例,剥夺公约缔约国自主选择争端解决方式的自由。  

国际法是必须受到尊重的。但是,国际法是世界人类的国际法。不是美国的国际法;也不该是菲律宾或任何一个单一国家的国际法。国际法的价值当然值得维护的。我们两岸的中国人正在为着世界人类的共同法治利益努力着。  

这个所谓的仲裁庭,错了。这个提出仲裁程序的国家政客,错了。一些企图威迫中国接受临时仲裁庭有关中国南海主权身份利益裁决的政客们,错了。  

他们到底错在哪里?国际法促进中心的年轻国际法学者们,用他们的研究报告,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上一条:翟崑:超越边缘化 世界体系论下的东盟共同体


下一条:冯梁、杜博:对南海航行自由与安全稳定问题的理性认识

外交部政策研究重点合作单位 “一带一路”智库联盟理事单位 中国-东盟思想库网络广东基地  广东省软科学重点研究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