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研究

阎学通:中国崛起的国际环境与战略选择

2016-07-28

 

原文载于世界和平论坛平台。

编者按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阎学通教授18日晚应清华大学学生国际事务交流协会(SAGA)邀请,在清华大学大礼堂以《大国崛起——中国崛起的国际环境与战略选择》为主题作讲座。以下是讲座观点摘要。

现在只有在韩国,朝鲜的核试验和弹道导弹试验会引起关注。朝鲜核试验在国际社会已经很难引起关注了。全世界之所以报道南海问题而不报道核试验,说明朝鲜核试验没有全球性影响。

为什么中美这么多的交流渠道,官方交流无数,两国领导人每年无数次见面,为什么这样多的双边、多边的对话不能使南海不冲突呢?双边互信还少吗?仅官方交流渠道就有六十多个。为什么交流还不能防止两国冲突呢?

有人问我,现在世界到底向多极化发展还是向两极化发展?我认为,两极化是趋势,而中国将是其中一极,那么中国的崛起将使得世界格局从一极向两极转变,对美国来说,就意味着霸主地位受到挑战。

中国是一个崛起的大国,中美结构性矛盾,就像地心引力一样无法消失,我们只能顺应它。崛起大国与霸主国的矛盾就是零和竞争。如何不让它升级成战争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

零和的性质是不能改变的,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是如何使双方都获得更大的利益,二是如何避免冲突升级。

有些人说,奥巴马剩余任期内中美关系会是稳定的,奥巴马卸任后中美关系可能恶化,因为现在大选主要候选人表述的对华政策都不太友好。这种分析建立在美国领导人政策选择的对华政策对中美关系有很大影响的基础上。

中美关系从去年开始就开始下滑,自从今年11日,中美关系就处于下滑趋势。“5·20蔡英文上台以后,三海(东海、台海、南海)联动对台独有利,是在他们能力之内的。有力又有利。我认为,今年下半年,三海联动不可避免。

我们和美国的国家利益是不一样的。我们是世界第二大国,我们需要多数实力不如中国的国家支持我们,我们应该争取世界第二的地位,不应去争取世界霸主地位。

如果我们坚持自己是发展中国家,我们会和发展中国家争夺发展利益,这时候会增加和他们的摩擦。我们想解决问题,要让他们看到我们负的责任比其他国家多,比美国少。利益界定以后,我们才会知道我们需要怎样的环境。

IMG_256

作为第二大国的中国现在和美国的竞争暂时应该停留于对周边国家影响力的竞争上。确定利益目标、领域和区域的划分极为重要。而对于中国而言,经济方面的实力决定了经济领域上的目标可以更高一些,而对外政策应该更加停留在自己的实力范围之内。

作为大国,中国已经不可能把经济利益作为最主要的利益。美国只能把保持世界主导地位作为它的国家利益。

说是机遇大于挑战,首先要理解,对于一个崛起大国,我们的崛起环境到底是机遇大还是小。我们应该和历史上其他崛起的大国比。崛起一定会面临挑战,谁的挑战大点。还没有一次大国崛起比中国现在面临的国际局势好、阻力小。我们处在一个发生战争的可能性较小的环境,因为核武器的存在。(历史上)崛起国与霸权国很少有不发生战争的。

由于有核武器,修昔底德陷阱形成不了,即使有战争,也是代理人战争。

中国崛起的环境分为外部环境和内部环境。我们面临的挑战是什么挑战呢?我们面临的安全威胁挑战多。

安全方面的形势我们不是很好,本身军事实力建设发展不够快,没有跟上经济发展的速度。我们的安全实力和安全政策出了问题。我们和俄罗斯之间没有安全担忧是因为我们与俄罗斯有军事合作关系。

在网络时代,我们依靠网络生存,网络现在是蛮荒时代,没有国际规范,没有国际规范是最利于发展的。中国拥有最多的网民,网络使用最先进,我们有很大的网络优势。这是拓展国家利益最有效的领域和方法。

我们应该网络走出去,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比网络更可能控制世界的领域,在这个领域中国是最可以领先的。每一个时代都有一个新领域去扩张,之前市场取代了领土,而市场又将被网络取代。

目前,只有美国和中国比欧洲的改革快。中国改革最快的两个时期是(上世纪)50年代建国初期和80年代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时期。不是所有的变化都是改革。

开放才是中国未来走向最重要的一步。开放决定了中国崛起的成功。举例来讲,当初作为中国有力的成长竞争对手,印度一度(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危机感,然而因为印度本身的不开放决定了今天印度的竞争力已经远远不如中国。

知识经济时代的全球产能过剩是中国的最大机遇。不是靠资源发财,而是靠智慧与创新。

在知识经济阶段,创新是财富的根本来源,不只是技术,现在知识是第一生产力,知识的概念远远大于科学技术。宗教、文化、音乐,都是知识。

充分利用现有的资源才是真正中华民族复兴的一个重要条件。

 


上一条:郑永年:三大转型和世界秩序危机


下一条:时殷弘:“全球治理”前景黯淡,中国应前进还是后退?

外交部政策研究重点合作单位 “一带一路”智库联盟理事单位 中国-东盟思想库网络广东基地  广东省软科学重点研究基地